冲击IPO受挫 消息称蘑菇街美丽说裁员近20%

(原标题:冲击IPO受挫 消息称蘑菇街美丽说裁员近20%)

已经有数个消息源证实,美丽联合集团(蘑菇街与美丽说合并后成立的公司,以下简称蘑菇街)正在进行新一轮裁员,裁员比例高达20%,社交媒体脉脉上有内部员工爆料已经裁员近100名员工,且有更多员工将在近期与HR协商离职事宜。

2016年1月蘑菇街与美丽说宣布合并,外界当时对此的解读为抱团取暖。蘑菇街CEO陈琪当时公开表示,2015年蘑菇街与美丽说的交易额已经接近200亿人民币,在电商领域只有阿里、京东、唯品会的规模超过了自己。陈琪当时认为,蘑菇街美丽说在电商领域的排名是第四名。在内容端,国内只有微信与微博超过了蘑菇街美丽说。合并后的直接竞争对手就阿里、京东、唯品会。从国内互联网的趋势看,比蘑菇街美丽说厉害的前辈只有几个巨头。

就在陈琪雄心勃勃放下豪言的2个月后,蘑菇街与美丽说在合并过程中,美丽说的主要联合创始人、核心岗位高层均主动提出离职,随着这些高管的离开,美丽说有部分中、基层管理人员在这次风波中遭到裁员,这是双方合并后第一次进行裁员。

2016年9月,蘑菇街进行第二轮裁员,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裁员比例更高,猫耳科技经过反复核实后得知,当时的裁员规模在270人左右,研发、产品线的人员基本没有变动,不过运营、HR、市场等部门成为当时裁员的重灾区。

前两次裁员主要以美丽说的员工为主,蘑菇街员工的裁员比例较少。而本次进行的第三轮裁员中蘑菇街员工也占到了相当比例。有多名离职员工透露,盈利问题在过去1年来一直困扰着蘑菇街,随着美丽说原管理层的快速离开,双方在中、基层员工的整合上也遇到了比较大的难题。据了解,蘑菇街与美丽说合并前的2015年双方交易额接近200亿人民币,可是合并后的2016年交易额却出现大幅下滑。离职员工们认为,交易额下滑、团队整合难度大是多次裁员的主要原因。

不过,有投资圈的人并不认同上述判断,对方直言盈利问题才是困扰蘑菇街美丽说的最大障碍。

一位熟悉内情的投资人告诉猫耳科技,2016年初蘑菇街与美丽说合并时,内部曾经提出过要在2016年冲击IPO的口号,并在与高盛等承销商进行过接触,可是因为业务模式,尤其是盈利问题而受到资本市场冷落,IPO进程被迫延后,资本市场更是对蘑菇街、美丽说的商业模式、盈利前景提出多次质疑。随后在腾讯的推动下,蘑菇街曾与京东进行过收购谈判,不过也因为价格问题无疾而终。

该人士透露,蘑菇街管理层同多个承销商接触后发现资本市场对这种商业模式的公司没有任何兴趣,从公司内部而言,短期内又无法看到盈利的希望,不得已管理层接受了投资方腾讯的建议,在2016年年底与京东就全盘收购的事情进行了谈判。

不过,这次谈判在京东内部并没有进入到高层投票环节,原因是双方在估值问题上产生了巨大分歧。猫耳科技了解到的详情是,蘑菇街与美丽说合并后的估值接近30亿美元,不过这一估值遭到京东的质疑。据了解,在谈判过程中以陈琪为代表的蘑菇街在估值问题上曾做出过让步,但是京东方面在调研后没有进行继续谈判的动作。

一则未经证实的消息源指出,陈琪最终给出的估值在24亿美元附近,京东方面则对此没有表现出兴趣,谈判最终不了了之。

随后,蘑菇街启动了与美丽说合并后的第三轮裁员,同时也是目前规模最大的一轮裁员。

公开消息显示,美丽说与蘑菇街创立时间比较接近,初期定位是女性时尚消费导购平台,2013年遭到封杀后开始自建电商业务。2015年两家都推动过IPO的计划,不过由于资本市场并不认同这种商业模式,最后在资本的主导下,进行了合并。

陈琪曾表示,蘑菇街与美丽说的用户重合率只有20%,合并有利于减少内耗,提高运营效率。不过当时曾经分析师反驳称,两家公司真正问题不在于并购,而在于业务模式有问题。

业内分析,蘑菇街美丽说在合并1年后进行多达3次大规模裁员,并且IPO依然无望,已经说明在移动电商成为主流的今天,蘑菇街美丽说的业务模式更多像是一种过渡形态,尽管在女性综合电商领域这家公司排名靠前,可是放在整个电商市场中他们的份额却微乎其微。


®互顶网™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互顶网 » 冲击IPO受挫 消息称蘑菇街美丽说裁员近20%
㊣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hudigg.com/funny/2017-03-31/22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