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易人金服和他的马甲平台知合金服、金库贷

原标题:深扒易人金服和他的马甲平台知合金服、金库贷 《深扒易人金服和他的马甲平台知合金服、金库贷》 精选二 本文内容整理自聚秀资本合伙人陈宇(江南愤青)先生在《TIC跨界创新大会 - 2017广州天英汇国际创新创业大赛》的演讲。

转载自微信号:TICorg

一、我理解的投资

其实在投资圈里面,做信贷出身的我算是小辈。在座的很多人都是我前辈,投资业绩也都做的比我好很多,而且我也没有投资出什么特别有名气的公司,所以让我来这么高大上的论坛上做演讲,的确有些汗颜,如果讲得不好,请大家多海涵。

我其实一直觉得投资并不是一个行业,也并不是具体的投资公司,投资股票这种行为,才是投资,投资的本质应该是一种思维方式,寻求价值和价格产生了较大偏差的各种机会,然后把自己的时间、精力、金钱或者其他资源投入其中,最后得到不同的结果,就是投资回报,这种回报可能是正,也可能是负,这个角度看,人生的成长过程,都是一种投资的过程,你选择做什么工作,你选择什么样子的人交往,你选择每天把时间花费在哪里,当有人寻求你帮助的时候,你选择帮助还是选择拒绝帮助,甚至做一份工作,你选择多做点还是少做点,本质其实都是一种投资行为,不同的行为最后的结果必然是不一样。

如果从这个继续延展开来,我们也就发现了投资的机会,其实是经常性变化的,因为并不是每个行业,每个市场,价格和价值都一定会产生负偏差从而产生投资机会的,很多时候其实是没有的,什么意思呢,就是投资的本质是投入到价值被低估的企业或者个人身上,很多人很优秀,但是他尚未发迹,尚未被人发现,所以他的价格就很低,你去投资他的成本很低,等到他一旦跑出来的时候,你就收获了很多很多的收益,这个时候是负偏差的,就是价格明显低于实际应该有的价值。

但是在过去五年里你会发现,不管一个人牛逼还是不牛逼的时候,他的价格都远远的超过了实际他该有的价值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这个时候是没有投资机会的,股票也一样,当什么样子的烂股票都已经很高的时候,你说一定还要投资股票,那么注定结果就是会死的很惨。投资如果是固定自己的行为,非要专注在一个市场,那么你会发现很多时候你是没有投资机会的。市场不会给你投资机会,你要么离开这个市场,要么休息,并没第三个选择了。但是如果你把投资认为是一种思维方式的话,那么你会发现这个世界永远有你值得投资的领域。

股票贵了,那就看看房子?房子也贵了,那么就看看原油?看看黄金,看看小众商品指数?或者中国贵了,那就看看美国,如果觉得美国也不行,那就看看越南市场,再不行,就看看南美,看看欧盟。真正意义的投资,一定不会是专注于一个市场的,他一定是有全球的眼光和跨专业的能力,巴菲特可以看到不同行业的投资机会,索罗斯可以看到不同的市场区域的投资机会,都代表了他们看问题的战略性高度,寻求价格泡沫的机会的能力。

事实上,如果你在中国专注于股票投资,那么即使是高手中的高手,你都是注定阵亡的风险,今年截至到今天0收益大概能跑赢市场94.6%的人,就说明了这个行业是没有任何投资机会,而如果你关注美股、关注台湾股市,你的收益会可观的很多,而如果你更激进点买入阿根廷股市的话,今天光ETF大概就涨幅在40%左右。还有希腊、越南都有不错的收益。

当然在中国如果你离开股票,买入房产投资,尤其是一二线的房子投资的话,不算杠杆大概去年下半年到现在很多城市大概三倍涨幅的城市还是不少的,我去年6月28日在北大百年讲堂演讲的时候,我说大家没事的时候跑一线半城市买房子还是不错的选择,成都、重庆、西安、厦门、武汉都是不错的选择,为此我还专门写过一篇文章,为什么投资一线半城市的房子,为什么呢?因为赔率足够,价值相对一线城市落差太明显。

所以,我在很多人眼里其实从来不是一个严格意义的投资人,因为我总是坚持非专业,低成本试错,我这么多年里投资过两三百家互联网公司,但是我同时喜欢投资民宿、投资红木家具厂,袜子厂,也买过原油指数,还购买过类似邮币卡之类的骗局,跑过越南、希腊、日本、普吉岛、美国、墨西哥买过房子,还在越南参与收购证券公司和上市公司,闲着没事的时候,我还喜欢养一些闲人,也不知道干什么用,反正觉得还不错的年轻人,我喜欢跟他们在一起,他们没有机会的时候,我给一些机会。我都把这些都理解成投资,投资不就是下闲子么,在大家都不看好或者我也没什么事的时候,下一些闲子,核心就是一个,只要成本不高,就布吧,亏了也不心疼,损失就损失了,万一用到了心里也开心啊。

所以,我是个典型不务正业的投资人。但是我自己感觉我这个可能更符合天使投资人的定义吧,因为事实上从根源来看,天使投资人的出现,大抵都是来自于不务正业的结果,真正意义上来看,务正业的天使投资人基本上都死光了,为什么呢?

二、天使投资不是一门交易

天使投资的说法来源于百老汇,当时有很多年轻人一辈子的梦想就为了在百老汇去唱一首歌剧、跳一场芭蕾舞,但是没有经济来源,很多商人就去投资他们,不是为了获得回报,仅仅为了帮助这些年轻人的梦想而已。市场上把这类不以投资收益回报为目的的投资称之为天使投资人,所以做天使投资,讲究回报本身有悖于它的初衷。但是从结果上来看,历史最伟大的几笔投资乃至说收益率最高的回报却恰恰来自于这样的不讲究回报的投资。

硅谷几个伟大的公司最早的投资都是来自于大学的老师或者同学,甚至还有个别来自于他们当年所出租的房东,这些人都不是专业的投资人,但是都获得了非常丰厚的回报,加拿大的首富貌似就是最初投资谷歌十万美金的大学教授,这笔投资让他获得了数千倍的回报;深圳大疆的第一笔投资也是来自创始人的港科大导师,为这个痴迷于航模几乎无法毕业的学生投入了一笔资金支持他的兴趣,而当时大疆其实都还没有开始生产无人机,仅仅只是一个想法而已。这些都很难从专业角度上来予以理解,所以天使投资的成功率很大程度上跟专业性关系并不大,反倒跟对人性的理解很重要,更乐意去帮助别人,更乐意不讲究回报,则更容易拿到长期超额回报率。

许多创业者刚起步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不看好,因此就容易形成当下价值和未来的价值的巨大落差,这个时候的回报率也就所谓的赔率能拉到极致,你投入的成本可能并不需要太高,但是你所获得回报会相当高,中国古话说深道者晚成,远施者厚报,也是这个意思,只有不去做当下确定性回报的布施,才有可能有超额的高回报,时间让回报丰厚。但是这种案例往往是小概率事件,并不是每个当下价格低的事件都会未来获得高估值的事情。如何去筛选和鉴别小概率事件成为了当下最重要的事情。也是最难的事情,因为没人看得清楚未来,哪怕你看清楚了商业模式的未来,你也很难判断谁能把他给做成。这个就是投资最大的难点,早期投资失败率极高就是因为这点上难度很大。

我前面说的专业的天使投资人往往都死了,这个是为什么呢?事实上主要原因是违背了天使投资的初衷,天使投资跑出好项目只是结果,并不是目标,所谓成了,开心,不成也无所谓的心态,所以往往能够求险,而一旦把结果变成目标,非要自己每个项目都跑出来几十倍上百倍,最终结果其实会错过很多真正好项目。我有一次跟我一个很支持我的大哥说,我说你看你没成立基金的时候,能投出很多好项目,但是你看你一旦发基金了,一堆烂项目,为什么呢。我觉得核心是因为你业余兼职玩投资,都是用你亏得起的钱,所以你舍得求险,一旦成功了,你就巨牛逼。但是你发了基金,管的都是别人的钱,这个时候你就会发自内心的去求稳,而一旦求稳,两个办法,第一个就是看了又看,往往看了又看的项目,最终的结果就是等你看明白了,机会也就过去了。第二个办法就是分摊责任,你一个人不敢担责任,怎么办呢?拉几个人一起共同决策么,万一亏了,也好说是一起讨论的结果,而共同决策的结果一般就是平庸化。所以最终的结果就是基金很平庸。这个是绝大部分天使基金到最后都死了的原因。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把自己做成专职投资人,那就是带来很高的运行成本你需要见无数多的人,然后才能给一笔很小的资金,导致的结果就是管理费无法养活投资经理,另外天使投资回报期太长,也让很多投资经理无法看到希望,最终使得业务很难持续下去。唯一能持续的办法,就是不断的发基金,持续不断地做投资,然后才可能等到春暖花开的那天,于是就越做越重,然后不断的往后期走了。

第三个原因其实也很重要,天使投资其实是一个专业经验并不如想象中那么重要的行业,很多人都觉得投资是需要很强的专业性,其实我们发现这个行业并不是一个专业累积的行业,如果说经验有用,专业有用,那么投资这个行业一定是被一帮老不死的人给主宰的,为什么,因为他们最专业啊,他们经验最丰富啊,事实上天使投资每年都跑出来一批新锐投资人,最可气的其实很多都还不是专业投资出身,前面说的很多巨牛逼的项目的第一笔资金都不是专业机构,而只是很多不懂什么是投资的非专业人士,为什么会如此呢?

因为对于一个什么都没有,只有想法的项目而言,任何的专业经验都很难下手,没有数据,没有先例,你压根无法评估。很多都是创新商业模式,说难听听着人都是像骗子的公司,你怎么下手呢?不可预见的未来,都是很难被评价的,即使评价了现在,你也很难确定他未来会不会发生变化,所以,评价本身也意义不大,这个时候,成熟机构和非成熟机构,很大程度上是一个起跑线上的。而业余投资人,更因为成本更低,姿态更低,也更容易接触底层创业者,反倒具备更容易介入的机会。

所以,这个领域的投资,我一直总是告诉自己,天使投资如同做好事,如果你一辈子只做一件好事,最后的结果往往不会太好,因为你碰到白眼狼或者虽然不是白眼狼但是没有能力回报你的概率是很高很高的,但是你一辈子坚持做好事情,那么你收获很大回报的概率会很高,因为必然有人跑出来给予你超额回报。所以只做一次好人,你干脆就别做了,没有意义,但是持续的做,就必然会有意义,投资也是,如果一辈子只投资一个案例,基本上注定死,但是一辈子经常投资,理论上必然会有投资成功的案例,如果没有的话,只能说明你祖坟埋的太差,至少从概率角度来看是这样子的。但是这里还有一点很重要的就是,投资和做好事都是有成本的。必须要保证最低成本去做投资或者好事,否则你哪怕遇到一个成功的人或者事情,都可能没意义,因为你收获的无法覆盖你的成本,最终还是失败。

三、投资择时、择人、择事

我自己这几年做投资最大的感受就是,投资本质跟打德州是一样的。我感觉投资总有一次两次机会其实是不需要用太多的钱就可以博中很高的收益的机会,就像德州,总有一些压根不用去搏的稳赢性机会。那就是发出三张就必赢的那种机会。但是很少有人抓住。原因是两个,第一从没想过去抓这种机会,就是经常不入池,机会压根不会有。第二个就是经常性抓,到最后没钱或者也没信心去入池了,从而抓不住这种机会。第一种就是不敢投资,不敢冒险。第二种就是总是用很高的成本去投资,很快就把钱给投光了然后就死了,或者说是虽然投资出很高的收益,但是发现赚的不够赔的,从而收益率显得很低。

所以,我自己觉得一定要确保确保用最低的投资成本去不断的持续的搏,只有如此,一方面概率是会大大增加的。另外一方面成本也能保证较低,从而两者相比较,收益就相对比较合适和理想。具体到投资行为来看,其实无非就是两种投资逻辑,第一就是在合适的时间点,主要投资商业模式,第二种就是不合适的时间点,我们更多赌团队经历牛熊周期最终胜出的机会。第一种是择时的逻辑,第二种是择人的逻辑,两者很难说对错。

从赚钱角度考虑,绝大部分人都希望能赚第一种模式的钱,因为这种钱最容易赚,风口来的时候团队的专业性跟是否能跑出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团队本身就并不凸显重要性。我们是过去这种模式的直接受益者,互联网金融风口机来的时候,鸡犬升天,哪怕傻逼都能几十倍的超额回报。虽然最终是一地鸡毛,但是投资人往往在过程中能有很大的回报。

事实上,回顾投资的历史,绝大部分基金在特定年代的投资,所赚取的回报远远高于其它年代的赚钱,野花盛开的时候,是投资最容易的时候,一样的道理,如果在错误的时间点,你哪怕就是投资如神仙,也很难有好的业绩,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投资最大的问题其实是选择正确的时间点进入市场。本质来看,这句话其实是废话,正确的时间点,什么是正确的时间点呢?我们其实是很难推测的。但是如果我们换句话把正确替换成泡沫的时候,我感觉我们还是有一些可以把握的点,我们无法感受什么是正确,但是我们可以感受泡沫。

我自己感觉纯粹从赚钱的角度来看,投资本身是要赌泡沫性机会的,所谓正确的时间,那么很大程度就是需要看到泡沫起来,这个世界真正赚钱的机会一定是来自泡沫的钱,泡沫才是暴利的基础,没有泡沫就不会有超额利润的存在。

很多人不认同这个观点,都跟我强调能力的重要性,事实上我专门写过文章驳斥过这个论调。反正我是从来不认同的,我见过太多的傻逼因为人生机缘,因为某种特定的机会,赚取了远远超过平均水平的利润,很多时候,你见过很多很勤奋,很有天赋,很有才华的人,在社会最底层的时候,你一定不会认为是因为他们能力不如人,压根就不是,而那些显然不如他们的人却能赚取足够的钱,差异在哪里呢?你们再去想,生在城市的人机会比农村的人要多了去了,难不成农村的人一定就比城市的人要笨,要没有能力,要不勤奋?这不是扯淡么。哪怕同一水平线上的人,也有很多各种机缘巧合所造成的极大差异的结果,能力想来是最不重要的点。我们唯一得出合理的结论只能是能力可以让你活得还不错,但是从来不会成为你真正赚到大钱的核心。

我回到我自己身上,我这些年一直在反思这方面的问题,因为我是典型的因为过于专业而丧失巨大投资收益的典型代表。我回顾这些年的投资生涯,因为懂很多,亏过很多钱,却因为什么都不懂,反倒赚了很多钱。这个并不是忽悠人的说法,是真事,我在互联网金融界很多人称我为校长,因为很多人看我的文章进入这个行业,在金融领域的理解,我敢说我的专业性绝对比很多专家教授要靠谱太多,但是有毛用呢。

我在互联网金融领域事实上第一波大钱是没有赚到的,没有赚到的核心原因就是因为我太懂金融了,一看就知道互联网金融就是伪命题啊。所以一直不碰这个行业,但是这个行业五年起来多少公司啊。虽然最后我相信结果都不会太好,但是又如何呢,这些公司从投资角度来看,可以赚多少倍了呢?不敢多说,至少一百倍回报。

许多人就说了你不是说结果也不会好,为什么有一百倍回报?这不就是创业和投资最大的区别么,创业是需要善始善终的,你要等风停才能安全落地,我做投资落地不落地光我屁事,摔死是猪的事情,又不是我的事情,我只要猪上过天,我就一定能赚到钱,反正有人接盘就行了。所以,对于投资来说,结果压根不重要,一定是过程更重要,在猪上天的时候,卖给喜欢上天的猪就行了。一样的道理啊,一个股票从一块钱变成一百块,最后跌回到一块钱。从投资角度来看,投资收益就是一百倍的机会,你只要差不多走了就是。

结果都是死,但是过程差别是很大的,所以,归根到底来看,投资最怕就是没有起伏落差的商业模式,只要上过天,只要被人喜欢过,就一定能赚到钱,核心是要有足够的落差。

我就是因为太懂,看到了太多东西必死的结果,所以就直接放弃掉了过程的机会,我也在反思为什么会如此?后来想明白问题很简单啊,因为世界上傻逼占了主要的部分,90%的人是不懂的,不懂就算了,他们还手里钱特别多,很容易就被忽悠把钱投给那些实际上结果必死的垃圾身上。越是不好的东西,越容易被追捧,从而出现极大的泡沫。而验证了泡沫才是所有暴利的核心。

房子如果不大面积涨价,怎么可能会有财富的大幅度上涨呢?股票如果没有泡沫存在,凭什么让很多人身价一上市瞬间成首富呢?同一个公司,基本面没有任何变化,为什么会价格差很多倍呢?只有泡沫来的时候,才有可能让一个公司或者一个事物的价格远远偏离价值,才有让你发大财的机会。这种案例不要多说了,都是如此,只有资金汹涌而来的时候,才会有这种情况出现。

不是你变得值钱了,而是市场让你看上去更值钱了,你本身没有任何变化。你的价值没有变化,变化的只是价格,价值跟你商业模式,利润增长相关,但是价格表现的所谓估值,事实上跟价值没有任何关系,跟人们是否喜欢你,跟资金是否充沛,跟民众的智商高低相关。你会发现越是民众智商低的社会,越是资金泛滥的时候,泡沫一定是越高的。

泡沫席卷到某个领域的时候,你刚好有这个事物,OK,你就发大财了。所以,你要做的事情是要享受泡沫的过程,然后在估值回归合理的时候,跑出去。没有价格高估的话,他只能代表合理价值也就是平均社会利润,那能赚什么大钱呢?不可能的事情。

那什么时候价格高估呢?前面说了,民众智商越低,且手头上有钱的时候。每当这个时候,一定是一大堆不知道价值是什么东西的傻逼进来买买买的时候,才可能出现价格严重高估的时候,一堆人非理性的疯狂情绪出现了,市场价格就被推起来了,你就可以发大财了,否则你永远是社会稳定收益者。这个也是为什么傻逼比不傻逼的人赚钱很多的原因。

你越懂一个事物的真正价值,你就越不敢去触碰他们,因为你知道他们不值钱,你去碰它,你心里承受能力是有限的,你会睡不着觉,最终你肯定就不敢碰了。但是傻逼不懂一个事物到底有没有价值,他根本不会去自己研究一个东西,会人云亦云,会因为莫名其妙的事情去认为一个事物好不好,没有任何逻辑可言,所以他敢坚定的持有一个其实没有任何价值的东西,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呢?结果很有意思,绝大部分冲进来的傻逼最后一定是被证明是傻逼,他们做了接盘侠,但是一定有一部分傻逼却赚了大钱。当然聪明的人因为不参与这种过程,结果是比大部分傻逼好点,但是比那些赚钱的傻逼要差很多很多。

从这个角度想,凡是不参与泡沫的人,最后的结果一定是社会稳定利润,是很难有超额收益的。最赚钱的人一定是泡沫来之前进去,泡沫灭之前跑开,但是这个技术难度是很大的,很大程度上只有进入然后最低成本等待,等待,才有可能等到这种风口。

过去的互联网我们发现凡是活下来的公司,其实都碰上了上一波的风口,活着就有机会碰到风口,很少有人能生下来就碰上风口,尤其是2017年很明显会是泡沫的破灭期,过去三五年里,大量资金挤入这个市场,导致大量的投机分子包括创业者和投资人都进来套利,最终的结果其实是铁定崩盘。这种情况下怎么办呢?

在没有泡沫期的时候,我们就无法择时,所以要么离开天使投资领域,要么就是只能选择休息和蛰伏,把择时的商业模式改成择人,选择愿意沉下心来的创业者,等待和忍耐,这个角度来看,个人感觉2017年是个很好的机会进行天使投资的机会,因为不靠谱的创业者被市场清理出去,你辨别的成本大幅度的降低,这个时候都愿意进来创业和坚守的团队本身就值得你的投资,所以我们的基金今年的策略是选择合适的团队,尽可能给予机会,但是随时关注团队的成长,务必保证能活到新的泡沫期,确保穿越周期等待泡沫。一个合格的创业团队理论上在生命周期里必然会等到一个泡沫期。

怎么辨别一个团队是否合格,事实上难度也是很大的,每个人有不同的关心的点,我自己感觉我更关心的是成本,就是创业者最终所付出的成本,我们坚决不喜欢那些不付出成本的创业者,我们给钱让他创业,成功了,他发大财,失败了,让我承担损失,这样的创业者更多是投机分子,不是我们喜欢的类型,我们对于所有投资的项目必须要求创业者的付出成本要高于我们,譬如接受远低于他本来该有的薪资水平,譬如忍受很差的办公环境,忍受各种资金缺口带来的潜在风险等等,一个不能忍受这些的创业者不值得投资。

四、投资自己不如投资别人

我们在一级市场看到很多牛逼的投资人,都很难称之为专业投资人,都是业余投资人,闲着没事给点钱,赚取的收益远远高于那些每天吹牛的专业投资人。太多这种案例了,投资的随机性往往其实比其他行业更大,更不可测。这个是因为投资意味着要去投未来能有机会的东西,前面说过未来都是来自于过去边缘化东西或者没有的东西,本质都是创造出更好的东西来打掉以往的东西,那边缘化的或者没有的东西,哪个傻逼敢说自己懂啊,懂毛啊。

所以一个合格的天使投资人本质都是承认自己傻逼,什么都不懂,然后希望跟着懂的人去赚点钱的行为。我们是蒲公英,自己走不了千万里路,所以粘着能走千万里路的人跟着去看看。如果我们觉得自己很懂很能干,那我们就自己干去了,不就是自己不懂,不能干,才愿意每年拿点钱支持下别人的行为,赚了跟着发点财,亏了就当做善事或者当打麻将输了的行为,如果做不到这点,别做投资了,尤其是天使投资,本质就不是为赚钱而存在的行业。不客气的说,我们过去几年赚的钱的一些项目,一直到赚钱了,我们还没弄明白到底是做什么的。

正因为未来的世界随机不可测偶然性因素很大,所以我这几年一直反思和告诉自己,投资自己不如投资别人,尤其年纪大的人,更还是别考虑投资自己了,多投资别人吧,因为这些年我们越来越发现成功本身是一件不是由你所决定的事情,也就是说你把自己变得再牛逼,再靠谱,再完美,也不代表你会成功,为什么,因为还需要天时地利人和,还需要很多外部条件,一个人的自我条件,最多占比不超过40%,还有60%取决乱七八糟各种因素,例如你的对手。最近给一个朋友庆祝他升官,大家拍马屁说他牛逼怎么怎么的,他说哪里是我牛逼,压根就是运气好,老子竞聘的时候,对手重感冒来不了了,然后我就升官了。大家也就不说话了,人生一辈子,这种事情太正常不过了。哪里是你牛逼,是因为你对手先挂了啊。所以机会就是你的了。

有部美剧也是类似的讲了一堆特种兵的故事,最后发现越牛逼的特种兵死的越快。子弹不会因为你牛逼,就不打你啊。很多各个科目排名第一的特种兵,第一分钟上了战场就OVER了,你牛逼跟成功其实没什么太大的关系,需要太多太多的外部条件来支撑,当然还有另外一种解释就是你越牛逼,你就越把自己当一回事,然后去主动冒最大的风险,然后就越容易阵亡,反倒能力一般的人到能平安无事的活下来。黄埔军校的黄埔三杰,年年考核第一的蒋先云不就是死在武昌城下么。

世界就是这样,如果押注在自己身上,往往就是成功和失败两个选一个。这个时候怎么办呢?承认自己不能干,多投资别人得了,投资一百次别人,每个人都是二选一的话,你其实有大面积概率碰到一个极为成功的人物,就都翻盘了。当然最后的办法就是押注自己的时候,顺带着押注别人,不知道几个人知道多米音乐,这个公司估计应该没什么声音了吧,但是你们知道他自己做的不好,他投资了一家公司五百万,这家公司叫映客。恩,因为投资了映客,估计多米音乐再怎么死,也死不到哪里去了。如同雅虎一样,自己死了,但是却还能改名叫ALIBA,根本不会死到哪里去了。

这里其实隐含了另外一个逻辑就是,凡是成功基本都是属于意外,人生的每次发大财其实本质都是一场意外事件,多米一定不知道自己当年投资了五百万的公司未来会那么值钱,雅虎也一样不知道,甚至你去问马云,马云自己也一定会说就是一场意外。所以,我们不知道谁会发大财,但是我们一定知道谁发不了大财,任何不会去碰小概率的意外事件的人,一般都是发不了大财,例如只做稳定的理财,只拿死工资,每天计较小事情,跟屌丝吵架、不愿意付出成本等等,都属于很难碰到意外事件的群体,人生要更开放,才有可能碰到意外事件,不够开放的心态,会自我封闭,也很难碰到意外,都属于很难赚到钱的特征,所以,我经常告诉我自己,尽管不知道成功什么时候会来,但是你一定要去搏尽可能多的意外,否则你永远没机会成功。

但是博意外会有不可测的结果,可能好可能不好,如果对抗这种不可测呢?最好的办法是保证自己有一份非常稳定的主业,确保可以一定程度的对冲你的意外,这样就可以博意外的次数,不断的持续的增加概率,所以我建议你们要有一份主业,能够保证你的生活。然后基于你的事业之外,不断的给自己压力,用小成本不断去拼搏,谋求成功。

如果这样也不成功,至少你还能过不错的生活,没有太大的损失。单纯的只是坚持你的主业或者单纯的只是去搏小概率事件,都是特别可怕的事情,前者会让你一辈子碌碌无为而后者往往还没有等到好的结果来临,然后就死了。都是比较可悲的事情。

五、对于未来一年多的个人看法

2017年的情况,我自己感觉最大的问题是金融去杠杆带来的市场流动性危机,这个目前启示是比较明显的,我感觉主要是几个方面的问题,过去几年积累起来的刚性兑付实际上已经到了不可维系的地步,违约基本上已经成为大概率的事件,事实上信贷的本质其实是市场赚钱,因为只有企业盈利才有可能归还利息和本金,而我们过去几年实体企业长达五年的萧条,最终导致市场如果不违约是不现实的,这个也是为什么2016年各种违约事件不断爆发的根本原因。债券违约、p2p跑路、财富管理公司跑路、信托违约,招财宝违约,都是前兆。

这些机构违约带来的结果就是资金流动性会出现很大的危机,每个违约背后就是一个中产家庭的财富的破灭,而且这几年个人加杠杆的情况也很严重,表现为消费信贷的规模上升,也表现为房地产价格低大面积上扬,最终导致实际可支配财富在大面积的降低,在加上普通民众这几年的实际可支配收入的减少。最终带来的问题一定是普遍性的流动性衰减。

第二个问题就是虚拟经济大崩盘的可能性在2017年基本上已成定局,这波虚拟经济大面积兴起于09年底,披的外衣是移动互联网,在大量的从实体撤出来无处可去的资金助推下大面积蓬勃发展,迎来了辉煌的今天。

但是回头看这一波机会,到底谁赚了钱,仔细的看下来,事实上可能结果会极为让人很意外,几乎没有有钱人在这波里赚到钱,或者说赚到了现金,大多数人都实现了所谓纸上富贵。虚拟市场里玩到最后的格局跟打麻将是一样的,肯定有为数不多的投资人赚了其他投资人的钱,这个是肯定的,但是大部分一定是输钱的,也未必输给那些赢家,而是更多的输给了市场相关的损耗,例如头等舱的机票,酒店住宿等等。

从这几年的情况来看,虚拟经济跟实体经济的背离程度其实是加剧到了历史极限的水平,我们的虚拟经济,犹如去年股市的5000点的情况,他本身不创造出相应的货币和社会财富,导致大量的股权项目最终的财富反应也是需要更多的资金接盘才可以实现的,接盘的方式要么就是到了二级市场,要么就是找到更多的金主来接盘,一旦没有人接盘,那么要么就是自己产生现金流维系,让投资人分红,要么就是降低估值,没有第三条路可以走。所以我个人感觉债股双杀是大概率事件。

第三个问题就是政治环境的不确定性大面积加强,全球强势人物上台的背后本质其实是经济形势的不明朗,下一步带来的地区冲突会很激烈,全球都丧失了整体经济进一步发展的可能性,很大程度上陷入了零和博弈的境地。现在很多人说是保守主义上台,自由主义受到挑战,怎么说呢。我感觉压根没有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现在其实只有实用主义。

在经济迷茫时候,越是实际有效明确的政策越容易让民众追随,这个时候民众最讨厌的就是嘴炮,你们别叽叽歪歪说那么多,只要告诉我们怎么做就行了,越明确实际越有人愿意跟着。每天说一堆嘴上正确,但是实际大家都心知肚明不可能的事情,很容易让人失望。俄罗斯,日本,美国,欧洲都这样的背后其实恰恰反应的是经济情况的不如意,民众日子的煎熬。

我上次在日本呆了一段时间写了一段话,我感觉我在日本身上看到了全球目前面临问题的症结:任何一个社会发展到最后必然面临一个压根无法解决的难题,就是中产阶级庞大以后对物质需求的不断提升和对自由的无边际追求。事实上全球都承载不了一个庞大的中产群体,因为社会资源是有限的,怎么可能支撑的了呢?同样,社会管理也是有成本的,自由也必然是有限度的,不可能没有边际的延伸,最终就会碰到瓶颈无法突破,社会就停滞,矛盾就会激发。《从0到1》这本书里也现实的说,如果让中国人都过上了美国人的生活那地球就会一场灾难,本质都说明了世界是不可能撑得起庞大的中产的。

这个时候,不管政府还是民众是否愿意,都会出现一个情况就是中产返贫,无非就是主动和被动的问题,过程是渐进式的还是断崖式的问题,这个问题很复杂。很多国家其实采取政府主导的渐进式方式,利伯曼的书说工业革命之后的英国就是一个不断消灭和培养中产的过程,当把中产阶级都搞得没钱了,他们就又开始积极发展。

我感觉现在也真有点像,消灭中产第一个手段是税制改革,第二是通货膨胀,第三是给你机会,让你觉得哪里都有钱赚,结果发现到处都是坑,前面我说了,我可以看见未来几年一定是违约的开始,大量违约的背后,都是一批又一批中产的倒下。所以,我个人感觉未来放在中产面前最大的问题不是如何赚钱,而是如何保护好你手里的钱的问题,如何让你在未来收割中产的过程中能活下来的问题,本质是不适合做太多层面的投资的,我自己感觉很快就会进入现金很值钱的年代。

未来只有现金才可能是真正的财富,除此之外的资产可能会瞬间变得不值钱,或者大幅度缩水,流动性极为关键。现在还有很多人不把现金当资产,事实上现金永远是不稳定格局社会下的最大的配置型资产。这个观点,我已经谈了快一年了。

事实上,最近的半年资金面紧张已经成为定局,钱荒基本上悄然到来,现在再提现金为王,我感觉其实已经不太来得及了,因为,我已经看到很多人都很快变成没钱人了。

来源:TiC跨界创新大会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本公众号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我们尊重原作者的知识成果。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联系到原作者,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欢迎建议、意见、合作、投稿至 zhangchi@vobank.com。

新沃集团,是一家以综合性金融服务为核心的产业集团公司。注册资本5亿元人民币,下设金融、投资、实业三大业务板块和八家全资平台公司,控股新沃基金等多家金融机构,同时参股数十家企业。投资领域包括金融以及大健康、大消费、TMT等多个实业领域。截至目前,新沃集团投资管理规模已超过300亿元。


®互顶网™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互顶网 » 深扒易人金服和他的马甲平台知合金服、金库贷
㊣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hudigg.com/funny/2017-12-03/315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