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子金服曲线上市梦碎:公司乱局OR鲈乡小贷“黑幕

来源:中国经营网

在反向并购鲈乡小贷(NASDAQ: CCCR)失败后不久,某“疑似麦子金服内部员工”以公开信的方式爆料称,“公司大量高管离职,内部管理极其混乱,处于风雨飘摇中。”

实际上,自2016年8月《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拉开了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监管大幕,随着行业监管逐渐步入深水期,麦子金服的资金端和资产端业务也在不断调整。此前,麦子金服资产端的校园贷业务曾定位于校园借贷,最终转型至白领贷。而定位于房产融资平台的大房东,其助贷模式在现行监管之下,也面临调整。此外,扑朔迷离的B轮融资、A轮融资方退出等,均给麦子金服的备案进程带来压力。

升级版现金贷?

就目前公司的发展状况,麦子金服向《中国经营报》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历史撮合成交总额(每日借款+投资总额相加)为591.6亿元;据立信及瑞通的审计报告,2015、2016年麦子金服营业收入分别为1.65亿元和5.1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200万元与1.9亿元。未经审计的内部财务预估显示,2017年营业收入预计为7.23亿元,净利润预计为2.31亿元。

而根据麦子金服向美国证监会提交文件时披露业绩可见,2014年、2015年、2016年麦子金服的净利润分别为-789.3万美元、-186.6万美元和2233.6万美元,2017年一季度再度亏损118.4万美元。

对此,麦子金服方面表示,美国证监会披露的文件审查的是麦子海外实体,且采用的会计准则不同。以国内立信和瑞通会计师事务所的数字,为公司向记者披露的数字。

“麦子金服前两年挣钱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校园贷、大房东都属于来钱比较快的业务,不过目前监管不允许再开展这类业务,转型的白领贷、砍掉的大房东助贷模式肯定会影响其后面的利润。”一位不具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

在“高额罚息”“暴力催收”“裸条借贷”等极端事件频发后,监管的重拳开始落向校园贷市场。此前,银监会下发《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银行业重点防控十大类风险,其中明确提出要“重点做好校园网贷的清理整顿工作”,同时“禁止向未满18岁的在校大学生提供网贷服务”,剑指“高利放贷”及“暴力催收”问题。

随后,市场上的校园贷业务被集体叫停,而麦子金服的校园贷停止后则向白领贷转型。公开资料显示,名校贷成立于2013年,以校园贷业务起家,于2016年9月转型进入白领市场,2017年4月转型为校园公益平台。

“实际上,我们很早之前就开始布局平台的调整策略。2016年9月,名校贷就开启了品牌升级,将用户逐渐拓展至白领用户,全面服务泛年轻人群体,并推出了独立的名校贷白领版APP拓展白领用户。经历了一段时间过渡后才宣布暂停新增校园贷网贷业务,事实上也有了新业务的补位。”上述麦子金服相关负责人表示。

据悉,目前在麦子金服资产端主要拥有白领贷、麦芽分期、大车贷、科来贷、精英贷等产品。其中,白领贷目前是公司的主打资产端产品,主要针对中国年轻高学历族群提供金融服务。

“麦子金服作为网贷平台,主要业务模式较为简单,即资金端(出借人在资金端向外出借)与资产端(借款人在资产端借款)。平台通过收取撮合的服务与咨询费用获得盈利,公司的自有资金不参与到任何的借贷中,也不通过放贷来盈利,这是我们与现金贷业务的本质差别。”麦子金服相关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此前互联网金融专家委员会发布的一份《我国现金贷发展情况报告》中对现金贷平台概念暂定为:平台以“信用贷”“消费贷”等形式,对借款人直接发放现金,放款时间较短,借款期限在半年之内的小额借款平台。

“在行业里面,对于现金贷的定义就是无场景无抵押无门槛无特定人群,借款金额一般在三千元以下,借款周期在七天到一个月。”一家互金公司业务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像白领贷这类产品,虽然有特定借款人群,借款金额和借款周期都较现金贷更大更长,不过其本质还是无场景无抵押,应该属于现金贷的升级版。

业务调整、人员变动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名校贷存在变相收取“砍头息”的情况。广西百色市某大二学生投诉称,2017年1月份,其朋友借用其身份信息在名校贷贷款9000元,实际到账7200元,其余1800元为“咨询费”。分24期还款,每月还款400多元,共还款11000元,目前已经还款12期。按此计算,其借款年利率已经超过24%。

名校贷方面表示,“校园贷在2017年6月30日就停了,现在就是清存量,用户借款周期最长是三年。”换言之,名校贷的校园贷存量至少在2019年才能完全清理。

除了名校贷,此前麦子金服旗下的房产融资平台——大房东也面临合规性问题。其官网信息显示,大房东是麦子金服的战略合作伙伴,是一站式房产金融大数据营销公司,致力于整合各类优质金融资源,提供房产融资产品和服务,解决客户融资难题。目前与100多家银行等优质金融机构达成紧密合作关系。

2017年12月,上海监管方面下发的《关于规范在沪银行业金融机构与第三方平台合作信贷业务的通知(征求意见稿)》规范助贷模式,要求各机构不得以任何形式为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提供资金发放贷款,不得与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共同出资发放贷款。

对此,麦子金服方面表示,目前大房东业务已经独立出去,不再属于麦子金服体系,主要做的是助贷。

尽管如此,根据工商信息显示,大房东的运营主体大房东(上海)金融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目前为上海积曼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而后者企业法人为上海爱曼咨询有限公司,为黄大容99%控股的企业。

存量的校园贷业务,类现金贷的白领贷业务均给麦子金服完成备案带来压力。1月初,《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实施办法(送审稿)》、《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备案登记管理实施细则(送审稿)》的网络借贷管理办法及备案细则获得原则通过。其中,明确禁止平台开展校园贷和现金贷业务,且通过利率和各种形式收取综合资金成本不得超过36%。

而麦子金服此前开展的校园贷存量尚未完全消化,且白领贷又属于类现金贷业务。

日前媒体报道,据接近监管人士透露,上海P2P网贷整改验收工作由联合整改验收小组统筹确定本市整改验收及机构备案的标准及措施。各区应当成立由金融办(局)、市场监管、公安(经侦、网安)、网信等部门组成的联合整改验收小组,具体负责组织推动本辖区内整改验收及机构备案相关工作。

在工作流程方面,一是网贷机构完成规范整改,及时提交整改完成情况报告及相关备案登记申请材料,原则上应于2018年3月底之前完成规范整改工作、向注册地所在区整治办提交整改完成情况报告;个别情况极其复杂、整改难度极大的机构,最迟应于2018年4月底之前完成相关工作。

整改时限临近,网贷平台均加速冲刺备案。

“麦子金服想要通过备案并非易事,光是资产端这块的业务就很难达标,再加上各种新闻不断,监管在评估的时候都会考虑到这些。”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

不过,黄大容则表示,麦子金服会努力争取备案。公司对照网贷备案的所有条款,逐一进行相应的合规整改。除此之外,公司还自己做了ISO27001和ISO9001,这是为了让全公司所有的部门在合规范围内,都能达到上市公司的水准。

在监管政策的影响之下,除名校贷退场外,此前麦子金服面向北美留学生的现金贷信息平台UniFi的整条业务线后来也被放弃,相关人员解散,而其他业务线也陆续出现人事变动。

随着业务的调整,麦子金服内部的人员也在发生变动。自2017年以来,诺诺镑客和财神爷爷CEO何健、麦芽分期CEO陈展、麦子金服CFO徐吉、麦子金服助理总裁杨恒等相继离职,同时离开的还有不少底层员工。

对此,麦子金服此前回复称,随着业务的扩展与升级,公司的发展轨道与个人的职业规划存在差异是正常现象。

在资金端,麦子金服目前拥有网贷平台麦子金服财富(也就是原来的诺诺镑客)以及财神爷爷两个渠道。据麦子金方面介绍,财神爷爷是麦子金服财富的导流平台,对接的客户群、投资的福利、玩法与麦子金服财富有一定区别,但财神爷爷上的所有产品与服务均由麦子金服财富提供,这意味着财神爷爷上的产品与服务也与麦子金服财富一样,受到银行存管的保护。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的盗刷事件、体操事件以及2017年4月被修改数据诈骗1056万事件、6月存管上线导致的逾期问题,让诺诺镑客备受质疑。

反向并购引“口水战”

2017年8月,鲈乡小贷宣布与红高粱投资控股有限公司(SorghumInvestment Holdings Limited,即麦子金服成立的境外公司,以下简称“Sorghum”)的股东签署股权交换协议。这也意味着在反向并购完成后,麦子金服将成为鲈乡小贷实际控股股东,达到曲线上市。

然而,就在2017年的最后一周,鲈乡小贷突发公告指责麦子金服“未尽力及完全配合交易各方完成协议”,并称如在公告发出20日内未解决此问题,换股协议将被终止。

最终,麦子金服于2018年1月2日宣布主动终止与鲈乡小贷股权互换的交易。麦子金服在公告中表示,基于鲈乡小贷已违反双方股权互换协议中有关条款的事实,以及该公司未按规定向美国证监会、Sorghum及公众翔实披露多处重要信息的事实,Sorghum已于2017年12月29日致函鲈乡小贷,主动终止相关股权互换协议。

值得一提的是,此后有媒体报道称,麦子金服所称的“敦促鲈乡小贷进行更翔实的信息披露”可能指的是鲈乡小贷涉足一起20亿元的投资骗局,其股东中的“YangJie”和董事“Mr.Weiliang Jie”或与上述案件存在关联。

对于双方最终谈崩的根本原因,鲈乡小贷方面并未回复记者的采访。而麦子金服董事长兼CEO黄大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反向并购鲈乡小贷失败是比较出乎意料的,原计划在去年圣诞节左右就能在美国敲钟。而反向并购失败的原因在于鲈乡小贷在招股书之外有很多信息披露不翔实,这就会导致麦子金服在并购成功后承担的负债金额超出了此前披露的金额,并加重其负担。如果对方的小贷资产无法剥离干净,还会造成在未来的融资受阻。

在谈及当初选择鲈乡小贷作为换股对象的原因时,麦子金服方面表示,当时主要考虑到反向并购上市速度较快、成本也较低。“在反向并购失败后,我们下一步应该会直接寻求IPO的计划”。而假设反向并购鲈乡小贷成功,麦子金服不仅可以成功登陆资本市场,还可以直接获得一块小贷牌照,而在监管不断趋严之下,网络小贷牌照目前的价格也是水涨船高。

实际上,根据鲈乡小贷披露的数据显示,目前其整体经营业务和收入都在下滑。2017年第二财季净利润为-472.99万美元,同比下降176.25%;营业收入为5.6万美元,同比下跌81.26%。三季度财报显示,公司2017财年第三财季净利润为-251.53万美元,同比下降302.8%;营业收入为13.25万美元,同比下跌81.66%。这或许也成为麦子金服最初选择鲈乡小贷进行换股的原因。

除了业务调整、高管流失外,此前麦子金服的B轮融资也颇为曲折。在2017年4月18日,麦子金服宣布获得银行系资金的B轮融资,投资方一度被传为招商银行,随即便被后者否认。此后,麦子金服对此予以澄清,并表示B轮融资最终取消。

对此,麦子金服方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最终没有继续进行下去,一方面是我们的融资方其实是招商局集团下面的公司,并不是招商银行,当时属于误报。另一方面,当时麦子金服已经在准备上市,正在搭建VIE结构,B轮的时间赶不上VIE时间的窗口期,所以最终就没有进行B轮融资。


®互顶网™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互顶网 » 麦子金服曲线上市梦碎:公司乱局OR鲈乡小贷“黑幕
㊣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hudigg.com/funny/2018-02-12/47697.html